• <td id="gje1e"></td>
    <table id="gje1e"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gje1e"><strike id="gje1e"></strike></table>

  • <track id="gje1e"></track>

  • <acronym id="gje1e"><label id="gje1e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批發排行 >【朝那文壇】轉學記

    【朝那文壇】轉學記

    發布時間:2021-10-18 10:29:48
    作者:一起回彭陽

    ?作者:高麗君

    1

    ?幫幫忙吧,不到萬一,我也不會張口。老同學,你知道的,我有這個兒子,不容易……乍聽這蒼老聲,一時不知怎么回答好。

    ?今年形勢你也知道,一卡制學籍管理,名額太緊張,要不,讓孩子在初三補習一年,怎么樣?我忙勸慰。

    ??補習班不準辦了,插班也進不去。再說孩子也不愿補習,我也想趕快供他上個高中,考上個好大學,給我爭口氣。我的情況你知道……關鍵是這分數真有點低,據說還要交很多錢。我有些難為。他在那邊爽快之極,錢不是問題,我想辦法。行情我也知道,這個你放心。只要我兒能轉進去讀書,多少錢都不心疼。話說到這份上,我只好點頭答應。

    每年臨近開學,我們這些普通教師接電話看短信就發怵。本城幾百萬人,只有四所高中,一中為百年老校,重點中的重點;二中升學率次之,堪稱高考后備班,同樣是重點;還有一所回中,雖為新校,但側重于民族生,屬于國家用各種補助扶持的民族教育;只有我校是搬遷后擴建的完全中學,因合并資源撤了鄉下所有高中、地處城鄉結合部而迅速崛起,如脂肪堆積心智未全的胖子。盡管生源是各重點校一輪輪挑揀后剩余的豆子,學風整體偏差,但相對來說,師資環境稍好,所以也成了搶手卻并不出多大成績的尷尬學校。

    我在這里已教書十三年了,準確地說,從高一到高三春夏秋冬循環了四次。一不是校長,二不是中層,三不想張口求人不想看別人臉色,平日里也是角落里被遺忘的人,因此提起轉學生就發愁。教育部實施學籍卡制度后,按照新政策,估計轉進去個學生更難。為避免麻煩,開學前一周我早上關機,中午才開機。這不,戰戰兢兢打開手機,就有短信滴滴跑進來,打開一看,果然是央求轉學生的幾個消息。最令人吃驚的是,幾十年從沒任何聯系的他發來信息。我忙撥電話過去,他在那邊憂心忡忡。

    2

    聽完電話,我躺在沙發上想,這個忙無論如何都得幫。不單因為是同學,還有一點復雜情感在內。

    三十年前,在鄉下那座鄉村中學,他聲名遠播。聽說這奇才比老師還老師,會做教科書上任何一道題,還能把化學數學課本倒背如流。常見他一身發白軍裝,瘦高如竹竿,昂頭闊步,從不正視人,在校園里戳來戳去,屁股上一圈圈補丁整齊勻稱。到了高三,居然坐在我班最后一排,不拿書本紙筆,也從不和任何人說話,大約是看不上吧。每當年輕的數學老師在講臺上被難題糾纏到頭冒熱汗時,他便一腳踢開凳子,站起來,環視一周,玻璃瓶底厚的鏡片后,閃出睿智自負的光,佝僂的骨節似乎也伸展開來,啪啪作響。他昂頭走上去,拿起粉筆,刷刷幾筆列出算式,字跡流暢瀟灑,思路清晰順暢,然后丟下粉筆頭,睥睨站在一旁臉漲得通紅的老師,大步流星走下去,趴在課桌上,迅即還原成彎腰駝背的學生,像只大甲蟲。我們看看他,頓生好感;又看看據說為同班同學的數學老師,風流倜儻英俊瀟灑的形象大打折扣。

    還有一次,語文老師抽查《沁園春?長沙》,全班幾乎沒一個人會背誦,老師大怒,懲罰我們站著上課,還說不準回家吃飯。他忽然站起來,一口氣不換地背,到指點江山,激揚文字,糞土當年萬戶侯……”時,胳膊伸出來,豪情萬丈地揮手,很偉人,很有氣勢。我們拼命鼓掌,老師嘆口氣,什么也沒說,看了他一眼,走了。

    命運如此奇怪,他的博學多識和解題思路,倒背如流和正背如水都不能擋住一次次名落孫山。班主任曾說他不愧為趙括的后人,紙上談兵的代言者,心有雄霸天下之志,手握千百萬馬,但不能上真戰場。每年的高考場成為他的滑鐵盧。開考前半個小時內,他便虛汗不止,頭暈眼花,手握不住筆,筆寫不了字,于是一次次暈倒在考場上,被人背了出去?,F在想來,其實就是典型的高考綜合癥。老師家人同情惋惜,他也不甘心,下一年又躊躇滿志出現在考場上,重蹈覆轍,一連八場,足足一個抗戰史。終于在第八次失敗后,他認命了,偃旗息鼓,卸考歸家,宣布從此和高考無緣。

    他徹底放棄高考時,我已是大三,假期回家聽家人同學提起,沉默了好一會,說不出的惆悵。三十年后,只要他張口,大約任何同學都不忍心拒絕吧。

    3

    我給同事電話,擇校生分數線出來了嗎?

    出來了,545。她正急躁不安,年年這時煩死了,我手里有實在推不過去的一個低分,等著呢。

    我這個分數更低,怎么辦?

    那得等政策。你問校長了嗎?要不等等看,看開學了怎樣?

    這個學生轉不進去,真不好交差。你有新情況就趕緊告訴我。我們閑話了半天,其實心里均忐忑不安。

    接下來他天天電話,我也忙匯報了具體情況,表示一定會全力以赴,只是目前還不知道低分分數線。盡管心虛,還是信誓旦旦。

    日子在各種大道小道消息中度過,頗有些焦慮無奈,心口像壓著塊大石頭。開學第一天,細雨霏霏,幾節課下,嗓子冒煙。下班回家,疲憊不堪,爬上六樓,見他在家門口站著,風塵仆仆,身邊躺著一只塑料袋,裝化肥的那種,鼓鼓囊囊。

    今天下雨,家里活不多,順便上來看看情況?,F在也不種其他莊稼了,化肥上得太多,土地都被燒死了,不長糧食了,種啥死啥。只能種些飼料玉米,還有幾畝洋芋……我問隔壁鄰居要了幾個粘玉米……

    我越發慚愧,連連解釋。說了會幫忙的,只是需要等幾天?,F在是最緊張時,校長連人影都找不見。低分一般都是開學幾周了才找個機會解決,你看你……

    他坐在沙發上,低眉俯首,局促不安,手腳都不知道放在哪。頭發花白,皺紋溝壑,褲腿一只高一只低,神情木訥緊張。隔著茶幾,我們之間已橫亙著一條叫做命運的河流,因此無話可說,共同看眼前一堆玉米,發呆。桌上一杯茶,熱氣疼痛一樣擰著身子,裊裊上升。

    我走了。娃娃的事就拜托你了。他坐了半天,又說了一句。

    你放心,我盡力。咱們一起出去吃飯吧,小區門口有個漢餐,很不錯的,保證你滿意。我盡量裝作輕松一點。

    早上已吃過了。他大赦般,迅即站起來,拿出一疊錢,現在辦事都難,聽說需要請人吃飯送禮,你看我這個樣子也不會請個客,這些錢你放著送點禮吧……我一下子懵住了,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    你看你,怎么這樣,我真生氣了。他滿頭是汗,囁喏半天,推搡一陣,我使勁把錢塞進他口袋,然后叮嚀了幾句。他說要趕車,轉身便走下樓梯,斜著身子,老人一樣佝僂的背影。我送他下樓,外面車塵滾滾,陽光四射,萬物明媚。云開雨霽,榆楊槐柳,被清洗得干干凈凈,蒼翠欲滴。幾個孩子被奶奶爺爺帶著,在小區院子里瘋狂跑跳嬉鬧。真羨慕他們,只有這個年齡,才不用操心上學的事吧。

    4

    下午,一進辦公室,對面同事探頭過來,小聲問,今年你手里有學生嗎?我忙說,有。一個同學的娃娃,分數差得還多,實在推辭不了。

    據說到今天為止,教師沒一個開出高費條子的。今年指標少,政策力度大,沒學籍,轉進來也是黑戶黑娃娃。

    那怎么辦?我一下子緊張起來,沒想到形勢會如此嚴峻。

    你去中南海去問問?因所有行政辦公室全在二樓,不知什么時候起,大家稱二樓為中南海,稱校長為老大,平日里我們很少到那里去。

    你去問過了?

    我才不去呢。轉個學生下賤的,好像低人幾等。張了口,站半天,人家正眼看都不看一眼咱,眼睜睜看別人一個個開了條子。有人進去笑臉一張,有人進去冷若冰霜,屈辱地很。我這幾年哪怕天王老子來找也推掉了,才不看那些肥頭大耳人的臉色。老了,一張老臉劃不來為別人去下賤。同事們走過來圍了一圈,默默站著。

    我今年確實推不過去,實在不好意思拒絕,所以才這么著急,各位有消息趕緊通知一聲。大家苦笑說好,然后散開,上課的上課,改作業的改作業。

    我走下二樓,想碰碰運氣。樓道里到處是人,背書包的學生,背對墻俯視樓下,滿臉茫然。操場上,顆顆紫藤列隊環繞,幽香四散,紅色的塑膠跑道,鮮嫩翠綠的草坪,整整齊齊排隊上體育課的孩子們,新面孔新校服,晨曦中,一切都那么嶄新美好。教務處門口,校長辦公室門口,集市般擁擠,更多是卑微可憐的家長,憔悴煩躁焦慮,默默站著,盡管門關得緊緊,但仍然執著堅定地等。很多時候,等待是他們在希望渺茫時,唯一能夠選擇的方式。

    只好去上課,注意力也不集中,講題間隙還想,這么低的分,應該怎么說才不會被一口拒絕。如果被拒絕,又該怎么說才留有余地。不然,也太沒面子了。

    好容易下了課,急急忙忙往回走,拐過樓梯,碰到一人身上,抬頭一看。呀,原來是校長。眉頭緊緊擰在一起,一張愁苦的臉,幾根頭發貼在腦門上,他看起來心事重重,牙疼模樣。

    我脫口而出,校長,我有個親戚娃娃,分數比較低,你看……

    他似乎也吃了一驚,卻迅速換了個笑容,今年情況你也知道,高分現在都沒指標,低分目前一個都沒考慮呢。我手里光各種關系的條子就有近二百人,都沒辦法。才準備明天去局里問問具體給多少指標,有了指標后會通知大家的。都是老教師了,按說應該解決一個。目前你理解理解,我記著你這個。

    我松了一口氣,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機會,一張開口,倒消除了各種顧慮,反正已經說了出來,能得到個確定答復也知足了。

    5

    回到辦公室,一看手機,未接來電十一個,趕緊回過去。他在那邊焦急萬分,看能不能快點呢。哪怕多花點錢,讓娃娃趕緊念書吧。我兒子這兩天躺著,都不吃飯了。

    我忙說,剛問過校長了,說低分都沒報名呢,再說也沒指標。他停頓了半天,我們村里張XX的娃娃比咱娃還低十分,人家都已在你們學校念書幾天了。

    那人家找的人本事大。我們學校還有沒參加中考也沒分數,就直接進尖子班的人呢。我也有點委屈。

    你別生氣,我沒有埋怨你的意思,只是娃娃不吃飯,心急得很。我得這個兒子,可不容易啊。你不知道,一連生了幾個女子,送人的送人,糟蹋的糟蹋,四十歲上才有的……

    我打斷了話頭,再等等吧,估計這幾天就有結果了。放下電話,自言自語,早干啥去了,考了這么一點分數,這會還不吃飯了,多考幾分不是皆大歡喜?還不吃飯,餓幾天才對。

    接著上課下課,批改作業。其余時間所有老師都盯住二樓校長室,表面上不動聲色,但眼睛尖得像錐子,即使飛進去個蒼蠅大家都知道。大多時候那扇門總閉得緊緊,上課時路過財務室,總見有人拿一厚沓紅票子,等著交錢,身邊跟著無所謂或羞愧萬分的學生。那些家長卑微地笑,小心翼翼地問,弓腰駝背,滿面憂戚。有人在樓道里站了幾天,有人手拿電話一直在打。我們直感嘆,不知那些通過關系轉進來的孩子,進校后會不會好好學,這個學也上得太不容易了。

    6

    接連三節課后,見他等在辦公室門口,這次倒沒有大包小包,只是胡子拉碴,身子更彎曲,老遠就擠出一絲笑容,笑得我心里直發毛。

    打你手機不接,我心慌意亂,帶兒子來看看。

    順他目光看,大吃一驚。藍條紋襯衣,牛仔褲,耐克鞋子,耐克小背包,小臉白皙,瘦弱高大,完全不是個農村孩子模樣。那時尚帥氣的城市少年,耳朵里插著耳機,邊聽歌邊站在拐角生悶氣。

    我說過不著急,給你電話再上來,不然耽誤家里干活。他迅速瞥眼兒子,看我怎么說的,你阿姨會幫忙的,她不會說假話。那孩子回頭看了看我,神色傲慢,臉上沒有一絲表情。

    他不好意思了,作勢吼一句,還不過來問聲好。接著又小聲說,快把東西拿出來。

    少年撇撇嘴,不情愿走過來,拉開書包,拿出報紙包的一堆東西,滿不在乎地丟在他懷里。他接住,拉我到一邊,神秘兮兮,這是二萬,你拿著,只要辦成了事就好。不能讓你辦了事,還要在錢上為難。

    我燙手一樣縮回去,這個你先拿著,我們有規定,得等校長開了高費條,拿著條子你自己到財務室交錢,然后才能報名?,F在給了也沒用,我還怕丟了呢。

    他為難地撓頭,你拿著吧。只要人家收就趕緊交了,現在辦事,哪能不花錢呢?沒個熟人,提著豬頭都找不到廟門,幸虧還有個你。見我們推搡,那孩子扭過頭看,他忽然聲音高了起來,不要緊,花多少錢我都能想出辦法,只要娃娃能念成個書,砸鍋賣鐵我也心甘情愿。

    我明白了,便接過話茬,你放心,娃娃一定能念上書的。那孩子依舊面無表情,似乎覺得面前這兩個人,和他毫無關系。

    7

    下課了,我直沖沖推開校長辦公室門,他一愣,隨即笑著說,你再等等,我們一定會解決的,這幾天情況不妙,如果單單給你開了條子,其他老師都來了,怎么辦呢?我愣了一會,自然不能勉為其難,只說,那你記著我這個學生好嗎?屋里一個人正手拿條子往出走,看了我一眼,笑著說,都是實在不得行的人,不然誰會來給學校添麻煩呢。

    校長笑笑,有點尷尬。

    某天晚上他電話,似乎喝了酒,語無倫次,絮絮叨叨,說老婆兒子嫌他沒本事賺錢,老媽老了弟兄幾個推諉沒人管,地里用化肥太多莊稼長不好。又說國家政策好得很但年年種地還是沒多少利惠,又說同學誰誰干成大事當了官,他去找人家不但不認還罵他神經病。說年輕的村支書掌握了全村人的章子,低保補助退耕還林款項下來一律截留一部分,想給誰給就給誰。說在鄉村學校讀書減免一切費用天天營養早餐但沒幾個學生,說教師這個職業他曾多么向往??傊亲碓?,聽得人心煩,也心酸。

    我知道你心里笑話,一個農村娃怎么會培養成這樣子?說實話,這是我刻意培養的。他聲音忽然大起來,嚇了我一跳。當年千辛萬苦四處躲藏擔驚受怕生了兒子,我就發了毒誓,自己受過的苦吃過的虧,我兒絕不能重復。我這人命不好,窮命鬼一個,被老天一再虧待,這輩子已完了,再爬也爬不起來,但我相信我兒一定會圓了我所有的夢……

    那些年,年年補習年年落榜,我死過幾次,但還是不甘心,又活了過來。三十好幾了好容易才成了家,貌不驚人,眼睛近視,掙不來錢,話也不會多說幾句,總覺得虧欠了兒子老婆,所以啥事都由著他們。我從小就把他當城里人養活,只要是城市娃娃有的,我娃娃也一定要有,再苦再累都心甘情愿。兒子就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……這孩子模樣長得好,你看不出他是鄉下人吧。他得意地一笑,我們村里人都說這娃娃生來就是個賈寶玉,該疼著護著的,可惜咱家窮,給不了娃娃想要的生活?,F在大了,也管不住了,我萬萬沒想到他不好好念書。你知道嗎?從小學一年級我四處托人,轉到城里念書,小升初沒考上,花了錢進去,混了三年,原以為大點會懂事一點,結果怕高中又沒有考上。哎……

    孩子嘛,還是不要太嬌慣。吃點苦反而是好事,這樣下去怎么辦?我聽得心驚,隨口勸幾句,其實也不知說啥。那么老實本分的人居然培育出了個公子哥兒,不得其解,現在終有點明白了。

    8

    時光倏忽,轉瞬一周。星期一下午正改作文,忽見校長室大開,有人進出。同事走進來,快去,今天開條子了,據說可解決最困難的幾個。

    我抓起準考證就跑。到了二樓,校長急匆匆正準備出門,依舊笑瞇瞇,局里突然通知有個重要會議,我回來給你開行嗎?我也顧不得惹人煩,忙說,麻煩你給我開了,不然真是天天操心,夜夜睡不好。他低首蹙眉,我答應了的,一定會辦到。你明天早上來開吧。最近一個月日子真不好過,開了條子大家都高興,不開就惹人,罵我的人一層。據說還有人借這機會賺錢呢,給家長說轉一個學生兩萬,好處費就要四五千。你說,咱這學校都成了啥?

    我自然不好意思,連忙告別。一邊上樓一邊想,越想越不對,校長說這話啥意思呢?是另有所指說其他人,還是指桑罵槐說我。想得多了,頭疼欲裂,但不管怎樣,事情總算有點眉目,可以給他有個交代了。

    晚上,我短信給他,明天你帶孩子上來吧。

    星期二早上,上完課回來,見他和那少爺站在樓梯口等。少年換了一身衣服,黑色帶白花的夾克,牛仔褲,李寧牌鞋子,李寧牌背包,更像個走遍萬水千山的背包客。

    你們先等等,我去開條子。我放下書,正準備下二樓。忽然,誰在樓道大聲嚷嚷,夾雜叫喊聲,跑步聲,桌子凳子杯子破裂響聲,辦公室人呼啦啦往外跑。一人滿臉驚慌進來,不得了了,好多家長鬧事,砸了教務處,110都來了……

    組長跑過來,這會兒都不要下樓,家長滿院鬧事,據說砸了校長辦公室,還說要去市政府上訪,大家呆在辦公室里不要出去。

    我惦記那爺倆,忙跑出去找。三樓沒有,二樓聚滿了人。一群家長對著校長亂吵,他媽的,學校就是讓學生念書的地方,我們都站了幾天了,才拿到高費條子,錢也交了,教務處又說沒指標不要了,說是退錢。后面來的人怎么一個個都報了名。不讓念書這么多娃娃哪里去?放到社會上誰放心?學壞了誰負責?其他人隨聲附和,教務主任被一矮胖男子壓在墻角,氣得聲音顫抖,這是學校……你們怎么敢亂來?七八個警察迅速跑上來,隔開人群,一人大聲喊,冷靜冷靜,閑人退后,都散開散開。校長頭發散亂,圍在中間被搡過來過去,滿頭滿臉汗。

    我瞄見那高大佝僂背影,喊他名字,他轉過身擠過來,眼里冒火,怎么辦?咱孩子條子都沒開出來呢。我也傻了眼,只說,你快上樓到我辦公室,人太多這會不說這個。他邊走邊說,頭發很少的那人就是校長?我說是。他馬上說,當個校長也可憐,被人一連踢了幾腳呢。

    大家嚷嚷一團,這么多年,學校還真沒發生過家長大規模鬧事事件,到底怎么回事,誰也不知道。幾個班主任們很自覺,迅速跑出去,把看熱鬧的學生趕回教室。其他同事呆在辦公室里亂猜。他坐在一旁,神色張惶,我問他,娃娃呢?

    他倒不著急,不知道竄到哪里去了。跑不遠。我擦把汗,正準備說,站在窗邊的人又喊,快看,那些鬧事的家長走了。我們跑到窗前,見大約一百多人氣哼哼從校園往外走,警察緊隨其后。

    教務主任臉色青白,走進來,大家忙問怎么回事。能有怎么回事,局里說好的給指標200個,現在又說不給了,家長學生等了幾天,著急了不鬧事才怪呢?,F在據說去市政府上訪了,要個說法。還好,咱們一再反映,也沒個人管,現在去了看領導們怎么答復?

    他拉拉我袖子,那咱娃娃怎么辦?

    我也不知道怎么辦,今天這個情況,你說呢?

    現在只能等等看形勢發展了,我們先回去。他清楚得很,我感激地笑,送他下樓。

    9

    上課下課批改作業,學校一如既往平靜。昨日一點漣漪也不會掀起什么大風浪,教師們繼續忙本職工作,間或聽聽小道消息。有人說家長去了市政府上訪,市長親自接見,答應迅速解決。有人說局里很生氣,家長鬧事明顯是扇了局長一耳光,說明學校工作不但有漏洞,而且漏洞很大。也有人說,也要家長鬧鬧事,不然太不合理了。明明學生分數很高,只是戶口不在本區,就要贊助費一萬多,誰掏錢誰心疼。差個一分半分的孩子,高中上不了,初中補習班又不讓辦,娃娃們到底未成年,放到社會上哪個家長放心?誰都希望子女上個高中考個大學,所以才到處托關系花冤枉錢,導致邪氣成風?,F在人家花了錢還不讓上學,不整事才怪呢。七嘴八舌說了半天,誰嚷嚷一句,這樣一鬧,政策更緊,你我手中的插轉生怎么辦?大家都不說話了。

    我更發愁,半輩子沒有辦過大事,也沒騙過人,如果轉不進去那孩子,現在丟人現眼都是小事,問題是他到哪去讀書呢?

    第二天一早接到校訊通,通知全體教職工停課開會。市教育局區教育局來了很多人,召開插轉生問題現場會。會上,家長代表局里代表學校代表各執一詞,各說各的困難,群情激昂。一領導言辭懇切,請大家原諒工作失誤,還說集思廣益找尋解決辦法說了幾個可行方案,人們紛紛表示同意,很快達成共識。不管怎么樣,娃娃讀書是天大的事情,領導們也說盡快研究,馬上解決。

    接下來幾天都沒見他電話短信,我知道他見此窘況,愈發不好意思,緊盯事態發展,明知現在找校長談轉學生一點都不可能,但還在心急如焚中還抱有一絲希望。

    又過了兩天,辦公室短信通知教職工登記各自需要解決的學生,我趕緊跑去登了記。接著有消息傳來,明早統一開高費生條子。呀,所有人長長出了口氣。

    陽光明媚,云淡風輕,早自習,學生大聲朗讀《再別康橋》,“……我輕輕作別,作別西天的云彩。我想,一會兒,只要拿到高費條子,就可以徹底作別此事了。不覺伸長胳膊,做揮手狀,見學生偷笑,頓覺赧然。同時暗暗發誓,以后不管誰游說,絕不會再攬這瓷器活,沒有金剛鉆的滋味,領教太深。這段時間,真是愁煞人了。

    好容易等到下課鈴響,三步兩步回到辦公室,慌慌張張翻開手機短信,抄下那孩子姓名準考證號,噔噔噔飛下樓去。見很多同事在校長室門口等,互相心照不宣。

    校長抬起頭來,真是不好意思,讓你們等了很多天。真是沒有辦法啊,這些天根本我不敢接電話看短信,頭都被纏麻了。希望大家理解。我忙忙說,理解理解??此欢嗟膸赘^發,多一半都白了,心里也一緊。

    終于拿到了高費條子!我輕飄飄走出,迅速跑到教務處,教務干事計算機嗯得吱吱響,很快計算出孩子的裸分(減去體育小三門等綜合分),按照插轉生收費制度,需交納一萬多。五位數字看得我心疼不已,不知他和妻子一年能賺多少,即使賺到了,一家人難道不吃不喝?根據多年教書經驗,那娃娃一點也不像愛讀書能讀成書的樣子。三年高中,四年大學,他的夢杳如白鶴遠在天邊呢。

    不管怎樣,趕緊電話過去。打了幾次也沒人接,我想他應該在地里干活,中午才會回電話。

    中午,渾身輕松地我哼著歌回家,找到高壓鍋,麻利地做了個大盤雞,配了西蘭花的小菜。老公孩子回家一看,眼睛笑成一條縫,今天做這么好吃的飯菜,有啥好事呢?我得意地很,成就感蹭蹭上升,轉學生的事解決了,一塊大石頭落了地,怎能不高興呢?

    午休時接到他電話,嘴里好像含了石子,結結巴巴,老同學,真不好意思,我兒子已轉到三班讀書幾天了,沒敢和你說。那天見你太難為,回來給老婆嘮叨。正好她妹妹給XX局長家看過孩子,做過保姆,現在還一直聯系,關系也好。沒想到一打電話,人家立馬就同意了。第二天我就找你們校長報了名,交錢不多,只有一萬……

    腦子里一片空白,我半晌才回過神來,不要緊,只要娃娃有書讀就好。三班是尖子班,你讓娃娃好好讀書。

    太感謝你了,為我兒操心這么長時間,哪天上來再專門謝罪。他還幽默了一把。

    不用不用,只要事情解決了就是。

    10

    日子一如既往,課改開始,培訓演練,學習新課堂,每天忙得腳不沾地。

    某天電話顯示一生號碼,我沒理睬,但那邊堅持了好幾分鐘,一幅不接不罷休的架勢,只好接起來。

    怎么不接電話,XXX上吊了,你知道嗎?

    ???!原來是熟悉的另一同學。

    我前幾天才見他的,人好好的啊。怎么回事?

    好像他兒子不上學了,偷了家里摩托賣掉后出走了。他受不了,在誰家廁所里吊死了。

    我站在窗前,怔怔地。下午的陽光,暖暖地射在在紫藤樹上,閃著粉紫的光芒。一片片樹葉攢在一起,緊緊依偎,做棵樹多么幸福呢。一年一年,春綠秋黃,來年又會發芽伸枝,不會永遠凋落,還可年年回歸。

    ?找到三班班主任,提起那孩子他大怒,說實話,你問的這個娃娃就不是個好東西。進校不到一個月,抽煙喝酒上網,夜不歸宿,給女生寫情書,沒一點學生的樣子。連家長的電話都問不出來,一直說的是假號碼。上周上網幾夜未歸,我讓他叫家長,人家花了五十元在街上隨便買了個父親幫他請假。后來我找了好幾個學生,輾轉問到了他父親的真號碼,才知道真實情況。他父親知道情況后,氣得當時就暈過去了。你看,現在留了一封信,直接說不想讀書,背起書包周游世界去了。

    我接過信紙,亂七八糟地字,畫了一頁半:

    老師,我不想讀書了,現在給你留下這封信,目的是不要連累你。我的出走與你無關,與學校無關。

    我一點也不愛讀書,之所以堅持到今天,都是為家人為父親考慮。我父親當年考大學考了八年也沒考上,我可一點也不想重復他的命運。他害了我,既然不能提供一個富裕的生活環境,還嬌慣縱擁(慫恿)我,把我養成懶惰無能沒有毅力的人,天天幻想我考大學找個好工作為他爭口氣。我才不愿意重復他無能的一生,我要出去闖蕩社會了。

    10

    秋深了,莊稼被農人們紛紛領回了家。焚燒過的玉米地,黑乎乎;荒草干枯茂密,靜坐示威,淹沒小路;泥濘不堪的路上,一只肥豬哼哼而過,忽然摔倒在地,掙扎了半天爬起來,呼呼扇著耳朵跑遠了。

    一行人開車問路,找他家。村口,三個老人擠在一起曬暖暖,兩人蹲在地上用石子下棋。奧。你們找郭XX啊,前幾天剛剛死了。那人年輕時讀書讀壞了腦子,自己沒本事考上大學,生了個兒子當老子養,供養了個活菩薩。結果那兒子也不爭氣,聽說不念書跑了,就要了老子的命。

    穿碎花棉襖的人站起來指路,憤憤不平,他虧了他們老先人了,尋死也不好好死,還跑到村頭一個狗都不去的廁所里吊死的。吊死前,還拿一塊紅布遮了自己的臉。

    另一個老人,看著遠處,輕輕嘆氣,他羞見他老先人吧。

    老人們集體鄙夷,他還知道羞?他死了,他老媽還活著呢。弟兄幾個都沒人要,現在眼睛都哭瞎了,誰養活呢?

    聽說他死了,兒子都沒回來,真是個白眼狼,白白疼了一場,養了一趟。

    點燃幾張紙,我們在墳前站了很久。翻新的泥土邊,幾根細碎的小草鋪展開來,盯瞅來人,葳蕤鮮嫩,像哭泣的聲音,斷斷續續。一個人來世間一遭,踽踽獨行,在紛亂和幽暗中不斷尋找,盲目地亂轉了一遭,又歸于塵土。

    抬眼四望,野闊牛羊同雁鶩,天長地草接云霄,清晨的田野,白霜包裹,籠罩著一層清癯的岫光。紅衣女開著拖拉機突突駛過,車上裝滿了柴草,顫顫微微,高大如山;老樹佇立路邊,閱盡滄桑,虬枝綻開,笑看世人為細碎事呼天搶地尋死覓活;黃帽老人左手拉羊右手扯孫,大呼小叫送孩子上學。他走了,人們照樣生活,世界依舊熱鬧。

    那個世界有什么呢?但愿有書本,有大學,有座瑯瑯書聲的學校,有個高個佝僂的教師,手握教鞭,輕輕地領讀:

    萬物開始四處環顧,

    我們數以百計在陽光中行走。

    每個人都是通向一個適合

    每個人的房間的半開之門。

    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——托馬斯·特朗斯特羅姆??

    20141029星期三修改定稿



    彭陽門戶

    一起回彭陽
    微信號:YQHPY121????歡迎來稿!

    和諧彭陽!????Tel:18895167669

    友情鏈接

    岛国AV无码不卡电影,亚洲福利院在线看AV,久久婷婷大香萑太香蕉AV人,欧美成人R级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