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d id="gje1e"></td>
    <table id="gje1e"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gje1e"><strike id="gje1e"></strike></table>

  • <track id="gje1e"></track>

  • <acronym id="gje1e"><label id="gje1e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批發排行 >要驗證是否相愛的最好方法,就是分開!

    要驗證是否相愛的最好方法,就是分開!

    發布時間:2021-05-25 09:58:44
    作者:韓城今事通



    ········
    第一章 18樓的春天
    ········

    坐在電腦前,張偉看著宿舍窗外發呆。

    對于這座北方城市來講,這一年的秋天來得有點早,剛進入9月,大街上的法國梧桐已經開始掉下有些發黃的葉子,稀稀落落飄散在馬路上。

    張偉剛辭職,此時對著電腦,有些孤獨和寂莫,干脆上網找個MM聊天吧,打發這無聊的時光。

    張偉比較喜歡算命,也信命,最信奉的一句話是:性格決定命運。

    如何找MM呢?張偉尋思了下,突發奇想。

    找到一顆骰子,放在手心搖晃,決定搖8次,按順序組合起來的數字就是要查找的扣扣號碼,如果沒有這個號碼或者查找資料是男的就重新搖,如果查找資料是女的就加她。

    閉上眼睛,搖起來,每次把結果寫在紙上。

    8次之后,一組數字出現在張偉面前:1378xxxx。

    好,就是它了,張偉把數字輸進扣扣查找好友的對方帳號里面。

    帳號輸進去之后,顯示有這個人:傘人。

    張偉不由笑了,這么巧真有這個號碼,看來是緣分哪!繼續點幾詳細資料,很快內容出現了:昵稱,傘人;性別,女;年齡,31;城市,興州。就這些,別的都是空白。

    比張偉大三歲。娘常說,女大三,抱金磚。

    興州是東南地區一座經濟發達的山城,張偉以前出差曾經多次去過那里,對那里的文化民俗、人文地貌都有所了解,也是自古出美女的地方。

    “看看是不是美女!”張偉自言自語地說著,點幾加為好友,在輸入一欄寫了一句話:網上一個你,網上一個我。然后發送出去。

    發送出去之后,遲遲沒有回答,看來對方不在線或者根本不想理張偉?,F在在扣扣上的女網友被男的加好友的太多了,基本都不大理。

    “嘿嘿……看來是有緣而無份?!睆垈ラ_著電腦,自嘲了一句,往榻上一躺,瞪著眼睛看天花板,琢磨今后的去向……

    大學畢業后張偉一直在這座城市的一家旅游公司工作,大學里學的就是旅游專業,所以工作起來也很得心應手,幾年工夫就已經是公司的營銷部總監了。但自從老板把自己的妹夫安排到營銷部任副總監以后,張偉的日子是江河日下,處處受制,經常被打小報告,“莫須有”的罪名也就時常落到張偉頭上。昨天,老板的妹夫又把因自己失職造成的工作失誤推到張偉身上,老板不問青紅皂白上來就是一頓臭罵。張偉忍無可忍,終于拿出了一個男人的氣勢和氣魄,今天一上班就炒了老板的魷魚。

    辭職之后,下一步干嘛呢?張偉琢磨著,不知不覺來了困意……

    這段時間單位組織大型促銷活動,張偉一直是連軸轉,持續熬夜,半個多月以來,每天睡眠不足5個小時。今天可算是彌補回來了,直睡了個天昏地暗。

    “篤,篤……”睡夢中依稀聽見電腦發出的提示音,睜眼一看外面,天已經漆黑了,拿過手機看看時間,晚上10點了。

    這覺睡得爽。張偉一骨碌爬起來坐到電腦面前,原來是QQ在提示,點幾一看:我靠!那傘人回復通過加自己為好友了!

    張偉來了精神,開始和對方聊天。

    “晚上好!”

    對方回發了一個笑臉,算是回答。

    “在忙?”

    “還好!”

    “還好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“我們這里的方言,就是還可以的意思!”

    “哦,你們那里是個好地方,我去過幾次?!?/p>

    “是嗎?你們那里我可沒去過,現在很冷了吧?”看來對方已經看了張偉的個人資料了。

    “還好!”張偉學著傘人的方言回答。

    “你接受新事物挺快??!”

    “還好!”張偉繼續回答。

    “你怎么不用你們那里的方言說呢?”

    “怪好!”

    “喲!怎么還怪好?聽不懂!”

    “怪好就是我們的方言里還可以的意思??!”

    “哦,有意思!”

    “知道我為什么加你嗎?”

    “不知道?!?/p>

    “想知道嗎?”

    “說!”傘人講話很簡練,不大愿意多費口舌。

    “你的號碼是我撒色子撒出來的,8次,組合成這個號碼,然后我輸入帳號查找,結果找到的是你?!?/p>

    “真的?”傘人很意外。

    “騙你干嗎?有那必要嗎?”

    “阿彌陀佛……”

    “哈……”張偉笑了。

    之后傘人一直沒講話,張偉也沒說話,邊瀏覽新郎的軍事新聞邊找個些東西吃著。

    過了有30多分鐘,張偉正想出去轉轉,“啾,啾!”傘人的企鵝頭像又閃動起來:“還在嗎?”

    “在?!?/p>

    “不好意思,剛才有客人來?!?/p>

    “哦,沒關系?!?/p>

    “你知道我為什么加你為好友嗎?我的扣扣很少加陌生男人的?!?/p>

    “不知道?!?/p>

    “因為你請求加入的那句話:網上一個你,網上一個我?!?/p>

    “哦,呵呵……”

    “笑什么?”

    “沒什么,只是感覺你要是不加我可就太沒緣分了啊,好不容易老天給我這個號碼……”

    “恩,你說的也是,不過我不知道號碼是你扔色子扔出來的。我就是感覺你說的那句話很有味道,才加你的!”

    “恩,很榮幸!”

    “你現在做什么工作?”張偉一直感覺對方講話簡單直接,語氣很淡。

    “我啊,今天剛辭職,正打算找新工作呢?”

    “打算去干嗎?”

    “還沒定啊,基本是打算在本地找個合適的單位吧!”

    “哦……”

    “你呢,做什么工作?”

    “我?我是打工的,在一家小公司辦公室打雜?!?/p>

    “哦,那也很辛苦??!”

    “謝謝,辛苦算不上,就是心累……”

  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“沒什么,隨便說說的。還有,有句話我說了你別生氣?!?/p>

    “沒關系,說吧!”

    “第一次剛認識就說這話可能不大禮貌,但是我感覺你能通過撒色子組合號碼查找到加我,而我又能加你,本身就是個很巧的事情,所以我也把你當朋友看。我認為你們北方的經濟發展緩慢,人的思想很不解放,經濟活力很差,你這么年輕,應該出來闖一闖,不能老呆在你們那地方。外面的世界很大,天地很廣闊!婦人之言,僅供參考?!?/p>

    “哦,你說的也有道理,只是我父母都在本地,本地的朋友和同學也多一點,去外地人生地不熟,不好發展??!”

    “大丈夫當橫行天下,豈能為兒女情長所牽就;男子漢當去闖蕩世界,豈能圈在原地吃老本!”

    “你說的很對!我考慮考慮!”傘人的話讓張偉刮目相看。

    “對不起,可能我講話直接了一點,沒見外吧?”傘人說道。

    “哪里,哪里,我是個直爽人,典型的北方人講話性格,喜歡和直爽人打交道!”

    “那就好,認識你很高興?!?/p>

    “我也是,希望以后我們還能再聯系!”

    “應該會的!今天晚了,我要休息了。88”傘人講話快,再見也快,一口氣說完。

    “88”張偉還沒來得及告別,對方的頭像已經變成黑白的,下線了。

    “這么快,真是個急性子?!睆垈バα诵?,對話窗口沒有關,把傘人剛才說的話又反復看了幾遍。

    “大丈夫當橫行天下……”這話從一個女人嘴里說出來,讓張偉頗受震動:一個女人都有此翻豪氣,我堂堂一男人,豈能連一個女人也不如。

    再看看傘人說的那些話,也確實有道理,北方人的發展開放觀念和南方人比,起碼要落后10年。自己趁著年輕,又沒有成家,男兒自由身,是應該出去闖蕩一番,也不枉來世上一回。

    想到這里,心中不禁涌起萬丈豪情:對,就這么定了,去南方,去感受火熱的開放大世界!

    單身漢無牽無掛,說走就走,明天啟程。

    張偉把目標城市定為東南沿海的一個開放城市海州。

    張偉在網上查了下有關資料,這座城市是目前國內經濟發展最快,最具活力的一個中央計劃單列市,去年GDP總量在國內大城市中排前6名,中小企業相當發達,外貿出口尤其迅速,擁有中國最大的集裝箱港口碼頭,同時旅游業也相當發達。

    海州和興州兩個城市之間的距離也就200多公里,之間有高速公路相連,離張偉所在的城市可就遠了,1600公里。

    飛機是坐不起的,火車沒有直達,查了下,有臥鋪長途大巴,全程高速,20個小時到達。

    乖乖!張偉從小到大,還沒出過這么遠的門。

    然而既然決心已定,就要做下去。

    既然選擇了遠方,便只顧風雨兼程。張偉心里不停地鼓勵自己,感覺很是興奮。

    第2天下午6點,張偉坐上了開往海州的長途臥鋪大巴,隨身行李很簡單,除了幾件換洗衣服,就是那臺手提電腦。

    臥鋪車是一輛老式的大宇,臥鋪分為4排,兩排靠窗,中間2排挨在一起,車內非常整潔,乘客的鞋都脫下放在專用袋子里。張偉的鋪位在中間。

    車出發后,張偉半躺在鋪位上,開始打量鄰居鋪位。

    鄰鋪的是個女孩子,二十三、四的樣子,齊耳短發,瓜子臉,皮膚白皙,五官精巧,穿一身白色“耐克”休閑裝,屬于那種典型的小巧玲瓏的美女。

    見張偉在打量自己,女孩點頭友好一笑,牙齒很白很整齊:“你好!”

    “你好!”張偉微微一笑,他對自己的外表一直很有信心,女孩子沒有理由回拒絕一個帥哥的問候的。

    “聽口音你也是我們本地人吧?”女孩子看來對張偉并無惡感。

    “是啊,我就是市中區的,你呢?”

    “我也是!你是去海州嗎?”

    “是的,你也是嗎?”

    “恩!”

    到底是年輕人,交流簡單快捷。張偉很快就知道她叫王炎,今年24歲,剛大學畢業,德語專業,本地小城市,無用武之地,所以準備去海州去碰碰運氣,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。

    再一交流,二人還是同一所中學高中畢業的,他們的班主任老師還是同一個人,不由又增加了幾分親切。共同出門在外,孤立無援,頓生同病相憐之感,越談越熱乎。

    “呵呵,王炎,我比你高4屆,你應該叫我師兄才對哦!”張偉和王炎開起了玩笑。

    “好啊,那你可得有個師兄的樣子,不準欺負我……”王炎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張偉。

    “那是自然,一定一定,不然春節回家見了班主任老師怎么交代……”

    “呵呵……這樣還差不多?!蓖跹仔ξ乜粗鴱垈ィ骸澳闳ズV莞蓡??出差?”

    “呵呵,我也是剛辭職,去那里找工作的……”

    “真的!”王炎高興地說:“太好了,太好了!我正愁沒人和我做伴呢,現在有大師兄在,我可就不愁嘍……”

    “呵呵,看把你高興的,你以為工作就那么好找啊?!?/p>

    天色漸漸變黑,秋天的北方涼意漸濃,乘客紛紛把鋪上的毛毯蓋在身上,有的看車內電視播放的武打電影,有的則睡起覺來。

    張偉和王炎各人裹著自己的毛毯,并肩躺在臥鋪上小聲交談。

    “路師兄,我怎么感覺我們倆這樣躺在一起,好象躺在一張榻上一樣……”王炎調皮地捅了捅張偉的腰,張偉的彬彬有禮和英俊的外貌讓她印象不錯,同一班主任的經歷又讓她對張偉增加了不少信任感,心里也就沒把他當外人。

    “呵呵,小丫頭,少胡思亂想?!?/p>

    “什么胡思亂想啊,本來嘛,你看看,我們兩個鋪之間什么遮擋都沒有,幸虧是遇到你,要是別的男人人睡我旁邊,還不別扭死了……”

    “怎么?我睡你旁邊就不別扭了?喜歡我睡你旁邊?嘿嘿……”張偉故意做出一副色咪咪的樣子看著王炎,話里有話。

    “哈哈……大色1狼!”王炎把毛毯蒙到頭上,笑地渾身顫抖。

    夜深了,車上的乘客都進入了夢鄉,有的還打起了呼嚕,駕駛員關閉了電視和車里的燈光,車輛在高速公路上一直向南方駛去……

    張偉和王炎也困了。

    “睡吧,時間不早了?!睆垈ν跹渍f。

    “恩,好的。晚安,師兄!”

    “晚安!”

    張偉躺在臥鋪上,怎么也睡不著,大腦里很興奮,第一次和一個漂亮女孩子在臥鋪車上躺在一起,就好象在一張榻上躺著一樣,腿一動就能碰到對方的身體,這種感覺真是很奇妙。

    正想入非非時,王炎的手伸了過來,戳了他胳膊一下,悄悄說:“師兄,我冷……”

    “哦榻其實張偉也感覺有點冷:“是啊,我也感覺有點冷!可是車上每人只有一條毛毯……”

    “要不,這樣榻王炎把嘴巴拿過來,趴在張偉耳朵邊上:“我們把2條毛毯合在一起蓋,這樣厚了,不就暖和了嗎?”

    “恩,那是,可是……那樣我們就等于在一個被窩里了,你不會有什么不方便的吧?”

    “哼!這么多人在這里,我量你也沒這個膽子?!蓖跹壮猿缘匦ζ饋?,把自己的毛毯蓋在張偉的上面,然后把2條毛毯整理了下,蓋在2人身上。

    毛毯不大,兩人身體不得不向中間靠攏了些,才能全部蓋上。

    兩人并肩躺著,肩膀和腿有了些接觸,頭離得很近,彼此都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。

    張偉很規矩地躺在那里,動也不敢動。王炎的呼吸很均勻,好象已經睡著了。

    ········
    第二章動了心思
    ········

    張偉動了動胳膊,手正好碰到王炎的手,于是在那里停下來。

    王炎沒反應,仍均勻地呼吸。

    張偉可不是柳下惠,和美女躺在一起,身體各部分很快就有了反應,心里躍躍欲試,手也蠢蠢欲動起來。

    把王炎的手慢慢全部握在自己手里……

    然后順著手向上摸。

    張偉試探性地把手放到了王炎的胸部,見王炎沒動靜,于是隔著衣服……

    由于仰面躺著,手不方便,張偉輕輕側過身來,準備再進一步去摸。

    剛轉過臉,一下子愣在那里

    黑夜中,王炎的眼睛一閃一閃地,在看著張偉。

    原來她早已經醒了。

    “我……”張偉看著王炎的眼睛在瞪著自己,急忙把手拿回來,有些尷尬:“我睡著了,不小心把手伸到這邊來了……對,對不起!”

    王炎看著張偉,嘴角抿著,看不出是生氣還是想笑,還是不說話。

    “那,我們睡吧,沒什么了!”張偉急忙仰面躺好,再也不敢亂動了。

    張偉規規矩矩地躺著,腦子里飛快地轉:她老是看我,不說話,是什么意思?生氣?高興?可惜光線太暗,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……

    不知道過了多久,張偉感覺困意上來,進入半睡眠狀態,正迷迷糊糊間,仿佛感覺臉上癢癢的,有什么東西在撥弄,睜眼一看,王炎的臉正對著自己,頭發在臉上撥弄的癢癢的。

    還是眼睛一眨一眨地在看著自己,嘴角的表情卻沒有生氣,甚至有一絲笑意。

    見張偉醒過來,王炎嘴巴撅起來,對著張偉的嘴唇輕輕碰了一下。

    張偉又愣了,這,這是什么意思?

    王炎躺下來,靠著張偉的肩膀,悄聲說:“都什么年代了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還不如個女人,知道你心里想什么,嘻嘻……”

    “呵呵,我挺喜歡你的,所以……”

    “嘻……喜歡就大膽說啊,這很正常,你是帥哥,我是美女,遇在一起要是沒有火花就不正常了,人家外國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……”

    張偉這才想起來,她是學外語的,經常接觸外國人,怪不得思想這么開放。

    “恩,你很直爽,也很直接……”

    “呵呵,是的,我不喜歡妞妞捏捏的,喜歡就是喜歡,不喜歡就是不喜歡……”

    “那你對我感覺怎么樣?”

    “感覺嘛,到現在為止還不錯,認識就是緣分,也許我們能在一起做很好的朋友,甚至……”

    “甚至什么……”張偉追問道。

    “不告訴你,嘻嘻……”王炎把身體挨著張偉:“但是,我并不是個隨便的女人,我現在對你有好感是真的,也信任你,以后就順其自然,不必強求,看我們的緣分了?!?/p>

    “恩……”張偉自然地攬著王炎的肩膀:“好的,王炎,我理解你的想法,也明白你的意思,我會認真對待你的……”

    “我也是,希望今天我們良好的開端能給我們帶來好運!”

    “會的,我們一定能有好運。今天能認識你,真的是上天的賜予,我會用心去對你!”

    “讓我們慢慢用時間去了解對方,認識對方吧……”王炎喃喃地說著,躺在張偉的旁邊安然入睡。

    “馬上到長江大橋了……”

    張偉睡夢中聽到有人在說話,睜眼一看,天已經亮了。

    王炎趴在他旁邊睡地正香,象一只小貓。

    “喂,醒醒……”張偉搖搖王炎:“快看長江大橋?!?/p>

    對于北方人來說,過了長江就是到南方了。

    “哦,哪里?”王炎睡眼惺忪地問。

    “馬上就到了,我們可是一直在南下呵……”張偉理了理王炎的頭發。

    “是啊,人在旅途……”

    “看,長江,長江大橋!”張偉指著外面。

    兩人貪婪地看著外面的風景……

    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車過長江后,張偉問王炎:“我們上午10點多就到海州了!”

    “當然是先找個地方住下,然后去聯系工作,安居樂業嘛!”

    “你在這里有沒有同學、親戚或者朋友?”

    “沒有,干嗎要靠別人?自己出來闖多舒服!”

    “恩,不錯,有志氣!”張偉突然想起網上的那個傘人說的話:大丈夫當橫行天下。

    聽聽小師妹的話,張偉有些慚愧,看來自己確實是需要出來鍛煉闖蕩。

    “你怎么打算?”王炎問張偉。

    “和你一樣啊,先安居,再樂業?!?/p>

    “你那里有熟人沒有?”

    “沒有,也和你一樣!”

    “呵呵,那我們兩個是孤男寡女闖海州嘍……”

    “呵呵,我們一定要在這里打拼出個樣子來!”

    “那要是如果打拼不出來呢?”王炎逗起張偉來。

    “沒有如果,我給自己定的是背水一戰,必須先站住腳跟,然后再發展,先就業,再創業!”

    “恩!好,師兄有志氣,小妹佩服……咯咯!”

    “你也很有志氣……”

    “下了車我們先干嗎?”王炎盯著張偉問。

    “先租房子,確保今晚有地方住,幸虧我們到的早,時間比較寬裕?!?/p>

    “那你打算租什么樣的房子???”

    “單身公寓吧!”

    “我在網上查了,海州單身公寓租金很貴的,一個月1200多!”

    “這么貴!在我們那里租個套房也就這個價格?!?/p>

    “我們那里是什么地方,這里是什么地方,老兄,這里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區域,也是中國富人最集中的區域,和我們那地方能比嗎?”

    “那只有租便宜點的了?!?/p>

    “便宜點的環境很差的,又臟又破,根本不能住……”

    “那你說怎么辦?”

    “嘻嘻……我說嘛……”王炎賣了個關子:“我們合租!”

    “合租?”張偉又驚又喜,他有這個想法,可沒敢說。

    “是啊,我們一起租個單身公寓,費用aa制,這樣既節省費用,又住得舒服?!?/p>

    “好,好!你這個主意好!”張偉高興地挫手:“而且,我們還可以經常在一起……”

    “但是,有個條件,必須要遵守”王炎認真地說。

    “什么條件?你說!”

    “沒有我的同意,你不得違背我的意愿對我做任何事情?!蓖跹卓粗鴱垈フf:“我可是把你當師兄看的,不然春節回家去班主任老師家拜年的時候,我告你狀!”

    “一定,一定!”張偉連聲保證:“你放心,絕對沒問題?!?/p>

    “拉勾!”王炎深出小手指頭認真地和張偉拉勾。

    到了海州后,二人先在車站附近的飯館吃了點飯,之后在車站附近一轉悠,發現了好幾家房屋出租中介公司,很容易找到了一個位于市區中心的高層單身公寓,并很快辦好了租賃手續。

    “師兄,我們的公寓在18樓,哇噻!我們住到云彩里去了……”兩人在跟著房東去公寓的路上,王炎興高采烈地對張偉說。

    “呵呵,那你在云彩里做王母娘娘吧,我做玉皇大帝?!?/p>

    “哈哈,你想占我便宜,我才不做王母娘娘,我要做奔月的嫦娥……”

    兩人拖著大包小包,跟在房東后面坐電梯上了18樓。

    “這是房間的鑰匙,2把,你們1人1把,房間里面基本設施都齊全,你們檢查一下,有什么事情和我聯系?!狈繓|把他們領到房間門口膠代完有關事項,然后走了。

    打開門一看,是一室一廳一衛一廚的小單元。廳是吃飯用的,面積很小,能坐下4個人吃飯。臥室里面一張雙人榻,一張電腦桌,一張電視柜,1張3人沙發,空間倒還可以。

    兩人又看了看其他的東西,熱水器、空調、網線、有線電視一應俱全。

    “烏拉!”王炎把東西往地上一扔,撲到榻上打了個滾:“天上的房間好舒服哦……”

    “什么天上的房間,我看是18層地獄……”張偉苦著臉:“你是好舒服哦,榻歸你了,晚上我怎么???”

    “哎!倒也是?,F在我們開始考慮你住宿的問題?!蓖跹卓戳丝捶块g:“這樣好不好,在沙發和窗之間拉張簾子,白天拉開,晚上睡覺的時候拉上,你睡沙發,OK?”

    “那也只能這樣了,誰讓你是我師妹啊,只能讓著你啦!”

    “恩那,波!”王炎高興地在張偉臉上親了一口:“獎勵你一個!乖乖!”

    “呵呵……”張偉高興起來。

    于是二人開始打掃房間,整理榻鋪,拉簾子,清理廚房,整理衣服,等忙碌完這些,已經是晚飯時分了。

    兩人一致決定自己在廚房里做飯吃。于是一起去樓下的超市買來了油鹽醬醋等調味品和大米、面條、青菜等。

    晚飯張偉主打,做了一鍋西紅柿雞蛋面條。

    自己做的吃起來就是香,王炎吃的很滿意:“師兄,我看你別找工作了,到街上開個面館得了!”

    “好啊,你來給我當幫手!”

    “行,沒問題,我業余時間給你幫忙!這個飯館起個什么名字呢?”

    “叫夫妻面館得了!哈!”

    “呀!轉了一圈你又占我便宜??!壞師兄……”

    “哈哈……”

    晚飯后,王炎主動打掃戰場,清理衛生。

    張偉打開電腦,連上網線,登陸扣扣,一看,傘人在線,于是主動問候了一聲:“晚上好,朋友!還記得我嗎?”

    對方很快發過來一個笑臉:“記得,你不是撒色子的朋友嗎?”

    “呵呵,是的,是的!你在忙嗎?”

    “還好!在網上看新聞呢!”

    “哦,你喜歡看新聞啊,喜歡哪一類的?”

    “經濟類的,社會類的,都喜歡。你呢?”

    “我比較喜歡在網上看時事和軍事、歷史類的新聞,別的不大感興趣?!?/p>

    “恩,男人都喜歡這個?!眰闳怂坪鯇垈サ呐d趣愛好比較滿意,又問道:“喜歡看書嗎?都喜歡什么樣的書?”

    “喜歡啊,最喜歡看書了。不過我只喜歡看歷史,只喜歡看歷史書,最喜歡看漢、唐的書!”

    “恩!不錯,喜歡看歷史好?!眰闳税l過來一個“大拇指”表情。

    “你也喜歡看歷史?”

    “我??!喜歡看,但了解很少,皮毛而已!有時間向你討教!”

    “不敢當!對了,你知道我現在在哪里嗎?”

    “不知道?哪里?”

    “海州!哈哈,我來了,到你們這里了!”張偉發過去一個“哈哈”表情。

    “哦,是嗎?歡迎!海州離我們興州不遠的,坐車3個小時的路程?!眰闳税l了一個“鼓掌”表情。

    “我今天剛到的,已經住下了,準備在這里打拼一下呢?”

    “哦,好啊,祝你成功!”

    “謝謝!其實應該感謝你那天說的話刺1激了我,不然我還不一定有勇氣來南方呢!”

    “是嗎?我的話有那么大的作用?高抬我了吧?”

    “真的,不騙你,確實是你那句‘大丈夫當橫行天下’鼓舞了我,我隨即就決定出來闖一闖,打拼一個新時代!哈哈!”

    “我那也是即時的感想而已,沒什么特別的用意的,沒想到能對你起這么大的作用,實在是有些出乎意料?!?/p>

    “總之,還是要感謝你的?!?/p>

    二人正在聊著,王炎收拾完進來了:“干嗎呢?和女網友聊天???網上泡MM,嘿嘿……”

    “胡說八道什么,我在和朋友談事情,小孩子別亂摻和?!睆垈踝‰娔X不讓王炎看。

    “害怕什么,我不看,我看你那個干嗎?有什么大驚小怪的!說好了啊,以后我聊天你也不準看我的!”王炎轉身出去把自己的手提電腦拿了出來:“看咱的,無線上網,比你那先進……”

    “好,好,互相不看,自己在那里玩吧!”

    王炎坐在榻上打開電腦上起網來。

    張偉繼續和傘人聊天。

    “你的網名為什么叫傘人?能解釋一下含義嗎?”

    “沒什么含義,隨便起的?!甭犉饋韺Ψ胶孟蟛淮笙肓牧?。

    “哦……”張偉一時感覺無話可說了。

    “今天先聊到這里吧,我要休息了。88!”又是直接了當的一口氣說完,張偉還沒來的及回復“88”,對方已經下線了,看來也是個急脾氣的人。

    張偉一直感覺傘人講話的語氣很平和淡漠,從沒有笑過,聊天的整個過程,都好象是在面無表情地講話。越是這樣,就讓張偉越感到好奇,他感覺這個女人挺有思想的,對事情的分析很有見解。他喜歡和有思想的人聊天。

    洗刷完畢,張偉拉上簾子:“晚安,王炎!”

    “晚安,你先睡,我再玩會!”王炎正在電腦上玩游戲。

    白天忙了一天,很疲憊,張偉很快就在沙發上酣然入睡。

    睡到半夜,突然被人推醒了:“師兄,醒醒……”

    一看,是王炎,穿著睡衣站在他面前。

    未完待續...
    點擊“閱讀原文”閱讀后續精彩情節


    岛国AV无码不卡电影,亚洲福利院在线看AV,久久婷婷大香萑太香蕉AV人,欧美成人R级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