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d id="gje1e"></td>
    <table id="gje1e"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gje1e"><strike id="gje1e"></strike></table>

  • <track id="gje1e"></track>

  • <acronym id="gje1e"><label id="gje1e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聯盟故事 >曾經一起跑新聞的哥們兒,成為創業合伙人是什么樣的體驗?| 媒專訪

    曾經一起跑新聞的哥們兒,成為創業合伙人是什么樣的體驗?| 媒專訪

    發布時間:2021-11-26 07:49:33
    作者:傳媒狐

    訪談對象:懶熊體育創始人 韓牧VS黎雙富


    ???韓牧:?出版小說集多部,曾任《財經天下周刊》主筆、界面新聞體育總監
    ??
    ??黎雙富:??前新浪?駐NBA記者?,著有《斯特恩傳》

    本文首發于傳媒狐
    微信號:media-fox




    曾經一起跑新聞的哥們兒,成為創業合伙人是什么樣的體驗?


    傳媒狐這次對話的懶熊體育創始人韓牧和黎雙富,大概是最有發言權的兩個人了。


    兩個都對商業、體育感興趣的前記者,在跑一個選題時認識,后來一拍即合,創業做起了國內首個體育產業平臺“懶熊體育”。?

    傳媒狐見到兩位創始人時,他們正忙得昏天黑地,為懶熊體育明年1月11日在上海舉辦的體育產業嘉年華活動“趕路的人”做各方面的準備。


    大多數創業者都陷在不斷找錢、賺錢的壓下之下,但形象笨重的懶熊卻走得很穩當。2014年3月18日,“懶熊體育”微信號發出第一篇文章;2015年6月,懶熊拿到聯科創盈200萬元的天使投資;7月,韓牧和黎雙富先后離職,全心全意打造懶熊體育;2016年3月,懶熊體育又獲華人文化產業基金領投、九合創投跟投的1200萬元Pre-A輪融資;9月,懶熊體育完成A輪4200萬融資,華人文化繼續領投,熠帆資本、娛樂工場、貴格基金跟投。


    錢總是追著他們跑。

    顯然這是冰山一角,私底下的壓力唯有當事人最能體會。但兩位創始人,都曾是以壓力著稱的傳媒業中的翹楚,抗壓能力也不容小覷。

    從來沒有過記者經歷的韓牧,在30歲時選擇進入《財經天下周刊》當一名實習生,從零開始。

    “當時實習工資是一個月1000塊,需要在前臺每天簽到才能領到。有時候真想不要了?!表n牧笑說。

    也許是媒體史上創了“高齡”紀錄的實習生,但他進步飛快,接連采訪到多位重要商業人物,并為雜志撰寫封面。他很快脫掉了實習生的帽子,成為正式記者,后來升為主筆,還拿到雜志社“年度優秀記者”。

    黎雙富曾經是新浪駐NBA記者,圈內人稱“富哥”,連續多年在前線采訪,是中國唯一全程見證熱火三巨頭從組建、磨合到兩連冠的中國記者,也是首個跟隊進白宮采訪的中國NBA記者。駐美期間,除了賽事本身的報道,他還經常采訪聯盟和球隊的高管,了解背后的商業運作。

    相較而言,采訪寫作是單人單線作戰,而創業則是千頭萬緒。兩位記者出身的合伙人面對的是新領域的探索、彼此之間和團隊之間的磨合碰撞。



    體育商業是空白領域

    傳媒狐:您之前發表過多部小說集,后來為什么要轉型做財經記者?


    韓牧:因為做財經記者比較有趣,能接觸到許多商業人物。其實我從很早開始就考慮往財經方面轉型了。中國商業媒體的歷史其實不長,讀者閱讀習慣發生了改變,經濟也發生了轉型。相比之下,美國大多數商業媒體的變化不大,基本能保證高水平的產出。國內的人才流失太快,商業記者如果沒有多年的積累,是不會有商業邏輯的。而現在的商業記者都太年輕了。


    傳媒狐:創業的契機是什么?


    韓牧:我在《財經天下》時就做了懶熊體育的微信公眾賬號。那時我發現,國內的新媒體沒有涉及到商業體育這一領域,幾乎所有的體育新聞都是報道競技體育。


    舉個更實際的例子,比如大多數國內媒體報道了一個體育合同,介紹某個球星拿了多少錢。我們會關注這個球星是怎么拿到投資的,為什么能拿到投資,某場賽事門票收入是多少?賽事如何辦的,招了多少贊助商。背后的運營模式是怎樣的——背后有哪些推廣方,贊助商和合作方。即使有這方面的資訊,也很零散,沒有系統。如果不從商業的角度解讀一個事情,是說不通的。只有將體育和商業結合起來才能深入。懶熊體育就是找到了這個空白點。而且我自己本身也喜歡體育,關注運動品牌,關注他們的財報和商業方面的內容。


    黎雙富:我本身是體育記者,經歷比較單一,因為我的目標很明確,就是想做體育記者。讀中學時就想做NBA的采訪,但是只報道純粹的體育新聞,就會陷入機械地重復,必須去接觸高管,了解背后的運營。我本身也對此很感興趣。我在美國呆了5年,明白了不從商業角度考察的話,就不會讀懂球星球隊的決定。找到這樣一個角度后我就豁然開朗了。


    我和韓牧是2012年通過跑選題結識的,他提出做體育商業媒體,我感同身受。在美國,體育垂直媒體在業內的口碑和地位很好,專注做體育商業在國內是個機會。于是我們便開始探索,我們的內容通過朋友圈的傳播,迅速吸引了一部分高管。他們對我們寫的內容感興趣,主動找到我們,說我們寫的東西很有價值。我們從商業角度解讀體育界的人和事,目標用戶是體育商業的高管和精英。


    韓牧:我們還在《財經天下》的時候,就有人提出要融資。


    做了懶熊體育賬號之后,更是吸引了大咖們的關注。姚明、耐克阿迪的體育品牌的高管對我們都很關注。


    最開始每天都是獨家采訪。我們的采訪偏高端。樂視體育的人事變動、騰訊體育5億NBA。都是我們先爆出來的。


    當然這些依靠的都是我當記者時積累的資源。


    傳媒狐:微信公號的運營情況如何?


    韓牧:目前粉絲量超過15萬。


    我們沒有刻意去關注粉絲數量。其實一篇好的文章,即使粉絲只有1、2千人,但自傳播形成的效果還是很大的。那時的微信內容不像現在這么多元化,如果做了別人沒做過的內容,讀者會覺得很新奇,分享意識也特別強?,F在模仿我們的公眾號有很多,削弱了我們的優勢。所以我們目前嘗試做更深層次的調研,做我們自己的產品。訂閱號不是我們唯一的端口,但訂閱號還是一個很重要的窗口,早期給我們積累了很多用戶,也提高了名氣。


    傳媒狐:什么時候拿到第一筆投資?


    韓牧:2015年6月。當年年初就有投資者提出,但被我們婉拒。


    傳媒狐:最后怎么選定投資人?


    韓牧:基于兩點,一點就是業內比較專業的投資者,第二點就是投資方要熱愛體育。另外我們現在主要做媒體,如果以后轉型到基金,需要有精通商業運營的投資者,未來有可能成為我們合作伙伴。


    還有一個就是華人文化,起初他們對天使項目的興趣不大。但考慮到想轉型,想在產業布局,想占據入口。所以也向我們拋出了橄欖枝。最后我們選定的天使輪是聯科創盈的 200 萬元人民幣。


    傳媒狐:拿了這么多融資,會不會有壓力?


    韓牧:當然會。剛開始員工緊缺,主要靠我們倆撰稿,出差路上寫,上下班路上寫,去爭取接觸更多的人。需要保證每日更新內容,總之有更多的內容壓力。一旦冒頭拿到了融資,便會有很多效仿者出現。這時的壓力也會增大。


    還好我們的投資方不是很重視眼前利益,給了我們充足的時間。拿到融資后,是一個雙向選擇,基于相互的信任。他們對我們倆是比較認可的。更關注我們懶熊體育的內容,我們怎樣梳理我們的品牌,怎樣管理我們自己的團隊。給的更多是建議,也是比較看好我們。我們一直在努力,不想辜負投資人。



    傳統媒體人過于迷戀文字,缺乏創新


    傳媒狐:第一筆融資到手后,才開始招聘嗎?


    韓牧:我們從2015年7月份才開始招聘。加上基金團隊,接近40人。第一批招了10人左右。


    傳媒狐:投資方對你們的運作有干涉么?


    韓牧:投資方基本看創始人的團隊建設情況、產品的方向性和前景。我們是開拓者的身份,需要具備革新精神。他們并沒有過多干涉,只是在管理方面提出好的建議。我們詢問的更多是管理方面的問題,如何激勵員工,怎么管理團隊,招聘方法等等。


    一開始招聘并不容易。大多數前同事認為體育是個特別垂直的領域。我們的第一批員工都來自我們的用戶,他們有一種激情,很多都是從零開始培養,但后來發現,長期這樣是行不通的。這樣需要付出很大的時間成本。后來我們又招聘了一些媒體從業者。比如一些從《財經天下周刊》離職的人。這個人事變動的過程,需要付出很多精力。


    傳統媒體人和新媒體人的平衡不能打破。傳統媒體人大多缺少創新精神,對文字的迷戀度過高,而新媒體的目標是創造用戶需要的,創造有價值的東西,提煉出干貨,要以用戶為大。做記者需要勤奮,需要不斷地否定自己。所以現在很多年輕記者的實力不亞于資歷深的記者,甚至有所超越。


    傳媒狐:第一批的那些員工,現在還在嗎?


    韓牧:目前還有5個。有一些不太適合我們這個平臺。主要是能力的問題。他們不敢去突破自己。懶熊體育的企業文化是很笨重,但要踏實,一步一個腳印的努力。早期的員工普遍缺乏積極性,帶慢其他節奏快的員工。而且對其他人員有影響。這樣一個團隊永遠跑不快。


    傳媒狐:應聘者愛好體育,是你們的要求嗎?


    韓牧:這是我們最開始的招聘標準。但我們是一個商業財經媒體,首先要懂商業,有商業邏輯,而現在我們更傾向于了解商業的人才。很多商業媒體記者不愿意涉足體育,逼著我們只能從懂體育的人開始培養。如果一個新員工具有商業知識,再去深入了解體育,相對會容易一些。


    傳媒狐:你們的員工以90后為主,經驗也不足。怎么培養他們?


    韓牧:在培養員工的時候,培養他們寫出更加精品化的選題。半年了,慢慢成熟。鼓勵大家操作超出能力的選題,負責各自的項目。有困難的時候可以邀約專家,開小組會,全力推動項目向前走。公司會全力提供資源和方法。他們才是是這個項目的牽頭人。公司會協助大家做各自的項目。傳統媒體往往喜歡單邊作戰,這一方面我們做的比較開放,鼓勵大家都去學習。



    懶熊體育10月組織的員工運動會


    傳媒狐:寫完了稿子,誰來修改?

    韓牧:我們會有兩個大編輯,幫助員工改稿。


    傳媒狐:兩位目前的主要業務?


    韓牧:大方向的把握。需要爭取一些突破資源。獨家新聞需要自己挖掘。

    我們主要的工作是拓展商務合作渠道,融資和對外戰略合作,會參加各種演講活動等。



    內容僅僅是我們的入口


    傳媒狐:在天使輪獲得融資后,又拿了pre-A輪投資。這之間你們有沒有資金方面的短缺?


    韓牧:我們在融資方面一直比較順利。華人文化很早就提出要給我們融資。大家都說去年年底是資本寒冬。我們沒有經歷資本寒冬。相對于一般創業團隊,進展還是比較順利的。


    我有個觀點,融資順利還基于我們始終領先產業,包括產業概念,產業動態,對于資本市場的一個判斷。


    傳媒狐:今年5月18日,你們辦了首屆體育產業跨界峰會。影響力不小,你們邀請了姚明、陳可辛等大咖。當時活動的創意過程是怎樣的?


    韓牧:另外一個合伙人做過很多類似的活動。他是知名公關公司博雅公關的前員工,活動由他策劃。這次活動非常增色,活動后,迅速做了A輪融資。幾十家要投我們,最后由華人文化領投。很多大的機構也提出了融資的意愿。


    早期一般比較順利。剛開始估值低,融資比較容易。估值變高后,B、C輪融資會比較謹慎,愈發困難。春雨醫生都走到了D輪、F輪,公司規模大了融資的難度也會增大。


    傳媒狐:拿到華人文化的融資后,接下來大概怎么做呢?


    韓牧:拿到A輪融資后,主要看盈利模式和商業模式的再造能力。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從內容上賺錢,文中沒有軟廣。內容是我們的一個入口或出口,為行業提供一些資源。


    我們主要在金融上發力。我們有一支基金,目前已經投了很多項目,基金負責人就是天使輪投資人。另外我們也在做FA業務,幫助創業者完成融資,我們從中間收取傭金。我們有一個獨立的團隊來負責這方面業務。另外開展企業服務,舉辦針對創業者和行業大佬的線下活動,比如在杭州,廈門,廣州,深圳,哈爾濱等地的線下活動,媒體活動都有贊助和冠名。把每個地區的資源打通,對創業者的培訓,針對CEO的培訓。最近我們在和高校談,在和某頂級高校合作,開設高管班。通過各種企業服務培訓課程收費。


    懶熊體育現在的定位是一個商業體育媒體平臺和產業服務平臺。迎合創業者的需求,開設小班培訓課程。感知創業者最大的需求是什么。我們做垂直領域,只做體育方面的創業培訓。我們是一個細分領域的入口。


    傳媒狐:各方面業務的工作人員怎么劃分?


    韓牧:基金,運營,內容分開。


    傳媒狐:面臨的困難有哪些?


    韓牧:公司剛起步時,我們在招人方面遇到過困難。當時懶熊體育找了七八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,后來我才發現,剛剛畢業的大學生要來做商業體育的報道幾乎是不現實的。從財經金融方面挖人,別人直接說不屑體育這個小坑,從體育媒體挖過來的人寫的商業稿子又不堪入目。


    融資的過程也很焦灼。剛拿融資時,我們不知道能發展的如何?能否拿到第二輪融資。所以壓力還是很大的。5?18活動前,壓力非常大。沒有和大家簽合同,完全靠自己的品牌影響力,沒有找公關公司,怎么接待怎么采訪,如何讓嘉賓愿意參加,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。嘉賓在沒有出場費的情況下能否出席,我們也很焦慮。事情多的時候,也會睡在辦公室。創業就是面對無數的問題,然后去解決這些問題。



    韓牧參加論壇


    傳媒狐:舉個例子來講呢?


    韓牧:拿5?18來說吧。當時確定有幾位商業大佬要參加。包括萬達、阿里、樂視、華人……前期做準備工作時,光大片視頻就花了十多萬的預算。

    整個過程也很曲折,我們想盡各種辦法來解決大咖的問題,讓嘉賓能按計劃參加。

    從送機服務到安排食宿路線,表現出我們的誠意。

    當然嘉賓們比較認可我們。從我們的平臺收獲了很多信息,我們確實給這些大佬們提供了很多有價值的信息。

    傳媒狐:有沒有很失望,或者很絕望的時候??


    韓牧:我們倆都是80后,我們對90后沒有太深的理解,辛苦帶了半年,有些時候并不能達到我們的要求。付出了很多時間成本,卻沒有回報。認知不一樣。他們生存壓力小,抗壓能力差。內容方面,我們花了很大的心血去給員工培訓。


    每個階段有不同的挑戰。剛開始創業時,是員工招聘和人事變動的苦惱;隨著公司發展,業務增多,對我們提出新的要求;再融資時,要求較高的格局。融資的時候也有。比如簽協議時,涉及很多條款,牽扯到很多利益。投資方之間也有較量。融資過程是漫長的,需要頂住很大的壓力。

    A輪融資7月份結束,但簽協議是在9月。接下來我們的融資會暫停,安心做自己的產品。我們開始做商務,過去內容擅長,隨著公司的發展,不能再迷戀內容,逼著我們去做其他的業務,比如培訓,FA,商務。在這期間,我們摸索到了很多技巧。



    創業和做調查記者一樣,都處于非常焦慮的狀態


    傳媒狐:傳統媒體人怎么突破自身的局限?


    韓牧:對傳統媒體人來說,融資和商務合作是新的內容,但這是一個新的挑戰。需要不斷學習。溝通技巧和談判技巧都需要多學習。融資方需要回報。最開始公司規模小的時候,沒有話語權。


    邀請嘉賓和做調查記者有相似之處。需要很強的溝通技巧,有種鍥而不舍的精神。因為平臺不錯,能形成很好的宣傳效應,商業人物也還挺愿意參加的。


    傳媒狐:創業過程中,傳統媒體人是優勢多還是劣勢多?


    韓牧:劣勢還是比較多的。思維固化。我的個人經歷比較復雜,退過學,寫過書,做過商業記者,后來轉型創業,不算單純的媒體人。經歷過很多的壓力和風浪,每次轉型我都覺得是理所當然的,心態自然也會比較平靜。我30歲還在《財經天下》做實習記者。


    傳媒狐:你進入媒體的經歷其實聽起來還挺不可思議的


    韓牧:我30歲從實習生做起,一個月才掙一千塊錢。后來也做了很多重要的報道,包括潘石屹的封面報道、中國基督徒商人等,我喜歡做調查突破,喜歡做商業人物。這些商業精英們在后期的創業中也給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。



    黎雙富在NBA賽場采訪科比


    傳媒狐:怎么采訪到潘石屹的?


    韓牧:當時是這樣的,要做一個專題,是“辦公樓下的趣商業”,所以我到建外SOHO街邊所有的店去采訪,采訪了幾十、上百家店。后來我們有一個比較資深的編輯跟我說,你們要是能采訪到潘石屹就很牛逼了,他當時就給我們潘石屹公司的電話。但聯系的時候那邊卻說“潘總沒時間”,一下子就拒絕了。我覺得不能放棄,就給他們的公關每天凌晨2、3點發郵件,就說我最近在采訪這些店鋪,都反映是建外SOHO的物業有問題,不僅建外,現代城朝外SOHO都有這個問題,就是一直不停地刺激他。刺激到幾天之后,這個公關就給我打電話了。這個人也是媒體出身,她說你真的很努力,真沒見過你這么努力的。他后來就說給我安排一個群訪,可以問兩個問題。但我跟他說不行,讓安排一個專訪。這個專訪就可以讓我轉正了!就可以改變我的命運!后來他真的給我安排了一次一個多小時的專訪。我們才做成了潘石屹的封面報道。

    后來我們做過很多大的報道都是這么突破的。就是你要對采訪對象曉之以情,或是感動自己。


    傳媒狐:后來還采訪過哪些大佬?


    韓牧:還有申花的老板朱駿等人。


    黎雙富:我給他補充一點:他喜歡凌晨3、4點給大佬發私信。趕上哪個大佬一無聊,半夜刷微博可能就給他回了,因為那時候粉絲的“騷擾”相對較少,觸達率更高。


    韓牧:我采訪朱駿的時候他處在靜默期,任何人的采訪都不接受的。我就給他發短信,但是他說他在臺灣,最近不方便說話。我就想了一個招,說我原來是上海申花的球迷,一直知道你是真正喜歡足球的,對上海申花投資很久,我還說我也喜歡魔術,我為了采訪籌備了很久很久,如果你不接受我的采訪就像你失去足球,失去魔術世界的心情一樣。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?我就是給他發了一個長短信,希望他能感同身受。后來他回復了我,我就找了一個點采訪到了他。其實我當時也有點逼他的意思,他讓我和他的副總裁商量采訪事宜,還沒有定下來我就已經和我們的制作團隊飛到上海了,到他們公司門口了。就是說你怎么也得見我一次。那次也是做了一個封面出來。


    傳媒狐:這些采訪經歷對你們也是一種人脈的積累吧。后來在創業過程中有沒有用到這時候積累的人脈呢?


    韓牧:當然會用到了,因為這些人都是在圈子里的,他們就知道你寫的東西和別人是不一樣的。我們寫的多是故事和特稿,而這個行業以前多是體育賽事和競技方面的報道。


    傳媒狐:除了人脈資源的累積,這種采訪方式對你后來的工作是不是也有幫助呢?


    韓牧:當然有!做調查記者和突破記者都是非常難的,就是非常焦慮。這種人能夠脫穎而出就是因為有強大的抗壓能力。有抗壓能力,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 這樣的人就很少,在任何媒體也只有一兩個。


    做調查記者的時候壓力就已經很大了,睡在辦公室,自己給自己壓力。



    媒體人創業需要找到非媒體人來協助


    傳媒狐:管理上有遇到什么問題么?


    韓牧:我們商業媒體的從業經驗太少,金融和商業的硬件知識不夠硬,有很多新知識要學習,不如科班經濟學出來的人。我們會和比我們公司做的好的CEO交談,從他們的經歷中吸取經驗。


    這個學習過程讓我們進步很快。有的時候他們給我講公司投資從A輪到B輪到C輪的運作。我當時還不能理解,但也先記下來,等我們公司到一定規模就能理解了。一開始我特別反對的就是打卡,因為一開始管理特別好。但是公司人多之后我才了解管理的重要性。采取“打卡”這種現實的管理方式是為了降低管理成本。公司管理方式很多時候沒有對錯,只有在什么時候做什么是適合的。有很多類似這樣的事情我需要慢慢理解。


    傳媒狐:你們倆人會有意見不一致的時候嗎?

    韓牧:當然會有,但是我們有一個原則。就是所有的妥協和意見都是為了公司的發展。不是說我覺得這樣做好是因為我高興。


    黎雙富:我認為我們的價值觀基本一致,全力以赴,把雜念拋棄掉。


    傳媒狐:你們的工作流程怎樣?


    黎雙富:工作職責分得很清。韓牧對外,媒體宣傳。我對內,公司管理。


    傳媒狐:每天的日程安排?


    黎雙富:習慣早起。早上把工作梳理好。韓牧的作息比較晚。


    傳媒狐:會有身體透支的狀況嗎?


    韓牧:有時會感冒生病,談融資談了幾個月。結束后身體出現了狀況。之前的弦兒繃的太緊,一旦完成是一種釋放。


    傳媒狐:有什么樣的調節方式?


    黎雙富:保持運動,調整作息。創業者的壓力是很大,但也沒有多嚴重。我們的先輩們,那些創業者,同樣經歷了大風大浪,溫飽都難以解決,他們的抗壓能力更大?,F在的人心理素質差一些。對我們倆來說,身體的疲憊并不是太大的問題。主要還是要看自己的身體素質和心理狀態。


    傳媒狐:怎么協調事業和家庭呢?


    黎雙富:這有時會考驗你的溝通技巧了,給家人一個期待。讓她們理解雖然現在會很辛苦,但是結果會更甜。


    韓牧:我父親小時候外出做生意,很少時間陪我們,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物質條件?,F在都提倡多陪陪家人,每個階段對生活的舒服度要求不一樣。不只是經濟方面的要求,還要陪伴家人,維護家庭等等。


    傳媒狐:所以你受到父親的影響比較大么?

    韓牧:我不清楚,不過父親給我的影響是有的,讓我比較能吃苦耐勞。


    傳媒狐:你呢?算是被動的創業么?

    黎雙富:我算是被動創業吧,但是骨子里想做點兒東西,我的父輩沒有經商的經驗,但他們踏踏實實做事的傳統影響了我。


    傳媒狐:對媒體人轉型有什么建議?

    黎雙富:一個稱職的媒體人都有強烈的好奇心,想把所看到的世界分享給其他人。最先掌握動態,感知到創業的最新方向和趨勢。另外,他們的資源是最強的。接觸了很多人,也學會了創業的方法。

    劣勢在于習慣于單邊作戰,缺少管理能力,怎么激勵團隊,如何分工,媒體人創業需要提升。另外,怎么找到非媒體人來協助,需要反復思考。





    整理:薛奇慧 白佳慧

    ?
    想看更多“傳媒狐”的精彩內容,還可以:

    1、打開搜狐新聞客戶端,在搜索框內搜索“傳媒狐”,添加訂閱;

    2、點擊下方“閱讀原文”,進入搜狐傳媒頻道;
    ?
    主編:欒慧

    郵箱:huiluan@sohu-inc.com



    傳媒狐
    微信:media-fox

    新聞背后的新聞
    熱點背后的熱點
    長按二維碼關注







    岛国AV无码不卡电影,亚洲福利院在线看AV,久久婷婷大香萑太香蕉AV人,欧美成人R级在线观看